追夢做獨立遊戲 #2 當兵做遊戲?

上次聊到了「我想做遊戲」的開頭

但大學畢業後,男生很快就會遇到「服兵役」這件事情。但即使在服兵役階段,我還是努力做著我的遊戲夢。



就這樣入伍,失去記憶的新訓時期

現在我不太清楚,但在我剛畢業的那個時代。 許多朋友都會想盡辦法躲兵役,那時的我也沒想這麼多

只是覺得在大學中完成了我許多想做的事情包含逃離家裡的魔掌

是該乖乖面對國民義務,去當個兵。當完再回來任由家裡擺佈

我入伍的那個季節正直炎熱的夏天。

在新訓的階段就是每天上課下課操課運動吃飯睡覺 還有洗澡時候要看一堆小雞雞

然後陰錯陽差又被抓去成功嶺受訓三個月,成為了下士。

現在回想起來,入伍那段時間應該真的非常無聊,因為我已經不記得當兵時的細節了。

我只知道很熱,非常熱。 很無聊,非常無聊。 很多雞雞,非常多雞雞。

開始下部隊,又有些了記憶

在成功嶺受訓結束後,我就直接在成功嶺下了部隊。

我所在的單位是後訓單位,就是專門用來接待教召老鳥的單位。由於本身小小會操作電腦,被選為資訊士。

專門負責關在冷氣房重灌電腦,管理軍中的攝影機租借。

下部隊之後的阿兵哥除了留守的日子外,基本上都是週休二日,於是我也開始比較正常,至少我現在還回想得起來那段日子的一些記憶。

我那時期,當兵還要當1年多。隨著變成老鳥之後,我也開始學著怎麼摸魚或是納涼,也跟著其他老鳥學著怎麼吼菜鳥 但這種文化還真是無聊

無法忘記的遊戲夢

一天,我在站夜哨的時候回想起之前做的遊戲「文西in my mind」。

那款遊戲當中有出現在三個異世界的角色,其實是我原本預定做第二款遊戲的角色里德/拜因與艾爾,也就是現在眼中的世界的三位主角。

我心裡想著,我現在也懂得怎麼摸魚了,「與其把摸魚的時間拿來睡覺,不如來做點有意義的事情吧?」

那一週的週末,我跑去書店買了大本的筆記本,心裡想著「就用這本書把眼中的世界故事設定寫完吧!」

當兵期間放假我都住在好友小巴家中,所以假日也沒有自己的電腦可以使用,無法直接開啟RPG製作大師把遊戲設定做進去遊戲當中

於是我就趁夜哨的時間把武器數值/道具設定/角色技能/角色個性/世界觀/人物關係圖…巴拉巴拉的全部都寫到書裡面去

心想著等我退伍之後我就可以有滿滿的資料來進行製作。

最初眼中的世界打算以RPG呈現,所以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技能樹
眼中的世界

寫了一堆重要事件的流程
眼中的世界

角色跟現在長得不太一樣了
眼中的世界

站哨的人我們都稱作「安官」,安官基本上就是坐在辦公桌那邊觀看有沒有可疑人物出現。

萬一有不明人士出現要立刻喊出「站住!口令!誰!」的職務。

辦公桌有一個抽屜,我在寫眼中的世界時總是把筆記本放在抽屜書寫,畢竟也不能太明目張膽。

每當有人經過的時候我只要用力地用肚子頂一下抽屜,把抽屜頂回去就不會被發現我在做其他事情了。

現在想想這是個非常不良的示範,但對那個時候的我來說「雖然克難,但這樣我能繼續朝做遊戲的目標前進」

從老鳥到退伍

在那之後,我最期待就是站夜哨的時段。

因為那個時段沒有人會打斷我沈浸在創作的世界,也可以為我一直想做的遊戲做事前準備。

退伍之後,那本書也寫的滿滿的。但同時也意味著我要開始做正常的工作來面對現實的社會。

關於眼中的世界的後續的故事,我們就留到下一篇再來聊聊吧。

你也有為了做遊戲做出奇怪的事情嗎?

Maker製造機Patreon
眼中的世界Steam頁面

眼中的世界



Liked it?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chimaki on Patreon!

發表迴響